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创业孤岛求生——江西治超之瑞昌经验

孤岛求生——江西治超之瑞昌经验

  • 2016-11-10 11:36:25
  • 来源:
  • 编辑:佚名
  • 371
  • 0
  • 0

        位于长江中下游南岸的江西瑞昌,号称“长江入赣第一镇”,山清水秀,自然环境十分优美,自古以来就是人类宜居之地。然而近年来,瑞昌人居环境恶化,特别是省道303线(双黄线)一带,百姓怨声载道。

    原来,瑞昌境内石材原料丰富,随着安徽、浙江一带石料矿山的关停,紧邻长江、水运条件十分便利的瑞昌,矿山业呈现出井喷式爆发增长态势,40多家矿山企业一夜之间拔地而起。连接矿山企业和长江码头的双黄线17公里长的线路上,运输石料的大货车从早到晚一刻不停地跑,日通车量达到了3.6万辆次。不仅如此,这些大货车大部分严重超限超载,超限率基本上都在100%以上,造成双黄线路面快速破损,路域环境污染日趋严重:沿线树木看不见绿色,树叶上的灰比树叶还厚;沿线百姓的房屋也全都是灰色,家家户户长年累月门窗紧闭,条件好的人家举家搬迁……

    “好多年没呼吸过这么清新的空气了,好久没见过这么干净的天空了,这个年过得舒心!”2016年春节期间,双黄线沿线居民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空气不再污染,门窗不再紧闭——这全得益于瑞昌的重拳治超。

    算清三笔账

    瑞昌市市长郭小云算了三笔账:一是“政治账”,超限超载运输属于违法行为,双黄线上如此多的违法车辆,如此严重的违法运输,与打造“法制瑞昌”严重相悖。二是“民心账”,超限超载造成极其严重的路域环境污染,百姓怨声载道,与改善人居环境、打造“美丽瑞昌”严重相悖。三是“经济账”,双黄线路面严重破损,每年投入的大修资金是矿山一年利税的几倍甚至十几倍,收不抵支。经济上不仅不划算,严重超限超载还屡屡造成人员伤亡事故和巨大的安全隐患。

    超限超载,到了不得不治的地步。2013年开始,瑞昌市委书记、市长亲自带队,前往安徽铜陵学习治超经验。之后,成立了由市长亲自担任组长的全市集中治理车辆超限超载工作领导小组,以及由分管副市长为办公室主任的市露天采石场环境污染及车辆超限超载治理工作办公室(简称治理办),公安、公路、安监、运管、城管、矿业、林业、环保等部门全部纳入成员单位,形成了综合治超的保障体系,从而开启了瑞昌市矿山源头治超工作的序幕。

    抓牢三大源头

    瑞昌超限超载现象集中,80%集中在矿山企业和双黄线一带。为坚决遏制双超现象,瑞昌实行了源头—路面—终点三方面的治超手段,特别是紧抓超限超载三大源头,极大地遏制了严重双超行为。

    在矿山源头,市政府投资600多万元,在每个矿山安装了视频监控和地磅,每一辆货车出场前必须过磅称重,且载重数据实时上传至市治理办。针对矿山企业,市政府对其生产经营实行“六个不”的要求:不越界开采、不违法装载、不用改装车辆、不损坏视频监控、不超时运输、不使用非法码头。如果此六项要求有一项违犯,坚决予以关停,彰显了瑞昌市政府对超限超载运输零容忍的决心。

    瑞昌有两个运输大户,也是江西省有名的大型龙头企业,一是江西最大的台资企业——亚东水泥,二是江西最大的港资企业——理文化工。分管副市长登门拜访这两大企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达成了“企业越大,所承载社会责任越大”的共识,企业主动恢复了货运车辆出厂标准,卸载了加装的车厢板。由此,亚东水泥运输公司增加了部分运输费用,但他们的全力配合,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使矿山企业的运输业户打消了观望攀比的心理。

    “施工项目也是超限超载的一个源头。”瑞昌市公路分局局长、市治超指挥中心指挥长黄续权介绍:“特别是很多大型的市政工程,都是副市长直接分管的,但是治超面前人人平等,市领导知道治超是铁一样的纪律,不能也不会为了超限超载‘打招呼’。所有工程上涉及到的货运车辆,一经发现超限超载,将不得发放‘进城许可证’和‘施工许可证’,这就从源头上堵住了市政工程超限超载的缺口。”

     推行两套执法体系

    “各省的经验都表明,治超不是一两天的事,必须常抓不懈才能取得成效。”瑞昌市公路分局副局长、市治超指挥中心副指挥长潘应强介绍,瑞昌从各职能部门抽调专门人员,组成了两套执法系统。

    第一套执法体系——治理办,由安监、林业、矿管、环保、交通等部门抽调人员组成,专门负责对矿山源头的管控。每家矿山企业按年产量缴纳履约保证金,一旦发现矿山企业有超限超载车辆流出,一次性给予该企业罚款3万元。当一个月内连续有3辆车超限超载,除罚款外,该企业还将被责令整改关停——巨大的违法成本面前,所有的矿山企业只能依法运输,确保矿山源头实现了零超载。

    第二套执法体系——市治超指挥中心,由公路、交警、运管、城管等部门抽调人员组成。治超指挥中心设在瑞昌公路分局,包括一个监控中心和一个综合执法大队。监控中心可实时监控各矿山企业,一是称重设施的正常运转,二是运输车辆进出的视频监控。而综合执法大队则分为3个执法小组,每个小组10人,轮流负责路面24小时备勤执法和受理群众举报。

    “在路面执法过程中,采取顶格立体处罚。”该市交警大队教导员冯荣荣介绍:“每查扣一台违法车辆,由交警、公路、运管根据各自的执法内容,进行计分、罚款、卸载、车辆恢复原状等综合处罚,谁的处罚高就按照谁的处罚,但不重复处罚。”瑞昌的处罚非常重。据了解,有些超载司机被交警扣6分、罚款2000元之后,当场流下了眼泪。冯荣荣说:“两次违法就要降级,且2年内无法取得从业资格,这相当于丢掉了‘饭碗’。”巨大的违法成本,形成了强大的震慑力,瑞昌超限超载现象日益减少。

    在瑞昌,大部分货物外运都走长江水运,长江码头成为严控超限超载的最后一道关口。瑞昌市长江港区综合协调管理局局长熊建军介绍:“货运车辆只有拿到源头称重的磅单才能上码头,否则一律不能上。”码头严控超限超载,强化了治超路面执法的效果。

    治理办和治超指挥中心两套执法系统的常态化运作,形成了瑞昌治超的高压态势,短期内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呼吁全面治理

    3月31日,瑞昌市公路治超指挥中心组织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科学严谨的24小时公路货运车辆超限超载率检测统计。通过检测统计,瑞昌市境内3个检测点24小时共检测货运车辆2164辆,超限16辆,综合超限率为0.74%,而且,绝大部分超限超载车辆都是外地过境车辆。从监测数据来看,瑞昌市前期治超工作的成效比较明显,达到了省市要求的将超限率控制在1%以下的要求。

    然而,回忆起一年多前治超高压时期,治超人员24小时坚守一线,一方面要与超限超载车辆展开“猫和老鼠的游戏”,另一方面还要面对数量巨大的上访群众,治超工作难度大、强度高。比如,瑞昌市副市长周毅亲自带队,经常凌晨时分还坚守在治超一线,彰显了市委市政府对治超工作的重视和力度;市交警中队长家中幼女无人看管,只好带着女儿上路执法,感动了所有的治超执法人员;还有,瑞昌公路分局在仅有12名路政执法人员的情况下,长期坚持路面高压执法,工作强度巨大,他们是靠坚毅的精神,顶住了面对超限超载车的钢铁洪流……

    周毅总结瑞昌治超经验:领导高度重视,讲政治;部门尽心履职,能担当;着力源头管控,严执法;执法形成合力,见成效。

    “现在瑞昌治超已经形成了常态,但想保住现在的治超成效,必须形成长效治超机制。”黄续权分析,瑞昌治超就像一座“孤岛”,周边地区没有治,单单瑞昌一家治,压力太大。庆幸的是,江西省从2016年开始,利用一年半的时间,全面启动集中治超。这样一来,瑞昌治超将不再孤掌难鸣。目前,瑞昌正努力向科技治超、长效治超迈进。

    期待瑞昌治超再创经验,为兄弟单位提供借鉴的范本。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